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932—8318172
首頁 >多彩定西 >隴中文苑
27年前遭遇空難,是定西的鄉親們救了這些臺胞的命
來源:定西日報 作者:許云鵬 2019-08-12 11:18

史生德筆記

1992年10月8日,一架旅游包機因機械故障在安定區白碌鄉鏵尖村墜落,機上35人中14人當場遇難。空難發生后,當地群眾第一時間展開救援,用自覺的行動傳遞給幸存者生的溫暖,用無私的人道主義精神保全了遇難者死的尊嚴。

1999年12月,由臺灣籍空難幸存者捐資修建的平定小學教學大樓剪彩現場,昔日的獲救者與今日受捐者執手淚眼,“再傳”一段海峽兩岸炎黃子孫“大義施恩,明義報恩”的美德佳話。

時隔27年之后,本報記者重返空難現場,尋找昔日參與救援的英雄,再覓“施救與被救、施恩與報恩”雙方深厚友誼的時光印跡,對當年發生在定西的那次蕩氣回腸的人道主義救援壯舉及其后感人至深的報恩故事,進行一次跨越時空的回訪。

這本記錄了當年事件親歷者記憶的筆記本,就是在這次采訪中偶然發現的,記錄者史生德的描述讓我們重溫了那段無論身在定西的平定岔人還是遠在臺灣的幸存者及我們的子孫后代都不該忘記的歷史。

當年空難現場

當年空難現場

臺胞鄭銘家(右一)參觀教學樓

臺胞鄭銘家(右一)參觀教學樓

教學樓落成典禮

教學樓落成典禮

遲到27年的采訪

當我們按照約定時間來到安定區白碌鄉政府的一間小型會議室,發現鄉親們已經早早地等在那里了。

這次來的當年救人英雄一共有8位,他們中年齡最大的是史生禮,今年70歲,年齡最小的王學軍,今年50歲。

說起那件27年前白碌鄉平定岔社發生的“大事”,鄉親們都記憶猶新。

杜勝彥、史生榮……這些當年親身參與事件的人從不同的角度給我們講述著,每個人都在努力還原自己眼中那段刻骨銘心往事。

令人感動的是,有的鄉親還將自己收藏多年與當年事件緊密相關的老照片、剪報等珍貴資料帶到了會談現場,無私地提供給我們。

今年53歲的史生德拿出一本舊筆記本說,本子上的幾段文字分別是他在1992年與1998年、1999年寫下的,里面記錄了當年他自己經歷事件前前后后的一些見聞和感受,可以提供給我們作參考。

由于現場采訪時間緊,我們當時只是對筆記本拍了照片,沒能來得及仔細閱讀上面的文字。

等采訪回來整理資料時,我才發現這本看上去已經很破舊的筆記本所記載的內容,是當年白碌鄉發生的那段往事的最好見證。

就讓我們跟隨史生德筆記內容的順序,來重溫那段見證了海峽兩岸人民之間深厚感情的歷史。

飛機墜下來了

(以下文字中藍色部分為史生德筆記內容。)

今天是一九九二年十月八號古歷九月十三日,天陰有霧,中午以后開始下雨了,在這大雨降臨的時刻,我們甘肅省定西縣白碌鄉鏵尖村平定社發生了一件百年不遇的事。

史生德所指的“事”,就是當年發生的白碌“108”空難。

當年的《定西報》以“定西境內發生一起空難事件”為題對事件進行了報道。新聞開頭這樣寫:“10月8日下午3時35分前后,一架蘇制伊爾——14旅游包機在定西縣白碌鄉華家村(鏵尖村)迫降未成而墜毀……”

根據鄉親們的描述,我們了解到,這架飛機原定飛往陜西戶縣,但起飛后不久就發生機械故障,因此飛機返航準備就近在榆中某機場緊急降落。

那是下午三點半左右,我正在家門口,突然一架飛機在我上空從東往西飛來,它飛得十分低,聲音又大,但響聲與往常有點不一樣。當時我認為是測量什么的,由于飛得低響聲就大一點吧。它剛飛過去只聽見“砰”的猛一響就聽不見了,我考慮是過山了,聲音猛不響了,也沒有注意就到家里了。剛一進門,只聽見山頂里有人在哭,我就馬上跑出去,原來是我們村上一位名叫王蘭的婦女在放羊,她看見飛機墜落了,就大聲哭喊——“飛機墜下來了,快上去看一下”。這時,我父親也聽見了,他也在叫喊,我一聽見就馬上往山上跑。此時,我們的左鄰右舍都聽見了,都跑來了,我們就一起往山上跑。

史生德文中所說的“山”,就是蔣家灣山。

空難現場與“法國女人”

采訪當天,也是下午四點左右,我們在史生德夫婦及史生華的帶領下來到位于蔣家灣山頂的當年空難現場。

今天,站在蔣家灣山頂向四周眺望,你會發現自己被一座座連綿起伏的綠色大山地包圍著,只有那些被人從莽莽大山中劈出的“Z”字型山路旁露出的道道黃色,以及腳下深厚敦實的土地,提醒著我們,這里原來是黃土的世界。

這里平均海拔在2000米以上,就在我們氣喘吁吁時,帶路的史生德已經指著當時的墜機點,激動地講了起來。時不時,他還伸開自己的雙臂模仿著當時飛機墜地時的景象。

沒幾分鐘就到了山頂,這時,還離現場有二三百米,我們就看見飛機已碰的殘(慘)景。靠南有兩個人頂著一件紅色衣服,接著一個人(用)雙手在往起爬,行李、鐵塊都摔了一山。

一定不好。

就在史生德他們行動的同時,平定小學的師生們也在校長史生榮的帶領下緊急趕往事發地。

今年63歲的史生榮校長回憶說,當聽說飛機出事之后,他連忙喊上學校里另外兩位代課教師杜君德和王淑珍,帶領學校里年齡稍大的6名同學一同趕往現場。

關于當時空難現場,史生德這樣寫道:

(在現場)首先碰到的就是頂衣服避雨的,當時我就問了一聲:“師傅,好著沒有?”他們把衣服往起一提,沒有說話,只是搖了一下頭。

原來他們是外國人(當時我還不知道是法國人——原文作者注),臉上有血,都受傷了。

我就說了聲:“你們現(先)休息著,我們馬上找大夫搶救。”接著就往前走沒幾步,前面爬著、睡著起不來的人就用手勢叫我們,到跟前之后他們一直在殘(慘)叫,說話聽不懂。我就將他們往順里扶了一下,找了些飛機上摔下的軟墊,蓋在了他們身上,但他們還是在殘(慘)叫。

這時,我們就到飛機上面一側,這面還有幾個傷輕的,他們血流滿面。

首先碰著的是一位法國女人,她坐在機座上只是叫,原來她前面機座下有個人,這大概是她的丈夫,我低頭一看,他已經死了。我就(對法國女人)說了聲:“讓他睡著,下不上雨,休息一下,要說(就)清醒過來(了)。”

(不知道)她聽懂了沒有,還是在呻喚。

在一份1992年10月10日出版的《甘肅日報》第二版上,刊載的一篇題為《失事飛機傷員搶救記》的文章里,我們查到了一些關于法國女乘客的記錄。“法國傷員多娜多麗(音譯)送到(蘭州軍區總院)時已發生休克,需要立即輸血,而她的血型是罕見的RH陽性B型血,蘭州輸血中心沒有這種血,臨近的西安也沒有,傷員情況十分危急,院方大膽決定,將現有血的紅血球用鹽水多次沖洗,然后輸給這位傷員以便減少反應。”

文章最后寫道,“截至記者發稿時間,分批送來的20名傷員病情得到控制,傷情趨于穩定,精神狀態良好”,“一位法國女士對中方的精心治療和細心照顧表示十分感激”。

據當時統計,機上共有14名法國旅客,其中5人幸存。

參與救援的鄉親們對法國女人印象深刻,因為是他們在第一時間親手將她抬到平定小學校舍內的。

據鄉親們描述,由于現場沒有擔架,他們只好找來飛機上散落的油布,四個人每人抓住一角兜住那位法國女人往山下走,由于傷員體重大,再加上雨水讓油布濕滑,抓油布的手根本用不上力。于是,途中大家停下來,其中一位隊員拿出一把隨身攜帶的小刀準備在油布角上挖洞,以便防滑。誰知這時候法國女傷員看見小刀大聲地喊叫起來,同時還從懷里掏出鈔票來遞給他們。鄉親們擺手拒接,同時演示著用小刀在油布上比劃,這才使女傷員情緒穩定了下來。雨天濕滑的山路及中途發生的插曲,使得直到今天鄉親們對這個“法國女人”記憶猶新。

救臺胞,用山里人招呼親戚的方式招待臺胞

這時有一個中國人(后來據說是臺灣領隊)從機尾走出來,當時里面有很幾位臺灣同胞血流滿面,(正)各自擦頭部之血。這位臺灣領隊擦了一下自己臉上的血,與我隨遇(方言)了幾句。

關于飛機上臺胞的情況,在鄉親們提供的一份香港報紙上有所描述。該篇報紙載文寫道“一九九二年九月二十九日,鄭家親友十人籌組‘絲路之旅’自助旅行團,由已故前議長(臺灣新竹縣)鄭再傳率領,團員包括鄭銘家、鄭蓐家,以及鄭家姻親與好友李榮波、李榮東、林金宏……”

現在據此推測,史生德所說的這位“臺灣領隊”,很可能就是鄭銘家、鄭蓐家的父親鄭再傳。

在蔣家山山頂史生德補充道,這些臺灣同胞后來說,當飛機失事后,一些最先走出機艙的人發現周圍有種植的莊稼時,他們立即感覺自己獲救有希望了。還有一位老人落地時頭部先著地,把黃土地撞出一個土窩窩,等他緩過神來,跪地就拜,口中還不住的念叨“神山!神山!”,事后后怕地說,幸虧迫降在黃土地,否則……

臺胞看到的莊稼的確是白碌的鄉親們種的,而腳下救了他們性命的黃土地,則不僅是承載白碌人祖輩生命的故土,它與黃河、黃皮膚一樣,更是全天下炎黃子孫共同的精神烙印。

在這雨血慘流的時刻,我們當機立斷,一部分搶救傷員,一部分向政府打電話……

接下來,史生德列出一串名單。

首先到現場的我父親(史庭茂)與史生伍、生禮、王生林、史生忠、王淑秀、王淑珍、白河香等,他們趕快搶救傷員以及叫喊鄰近群眾,我和生榮、(魏)晉全、白靈(林)河,還有空姐去打電話。

會談中,史生榮告訴我們,他在現場還安排王淑珍老師和6名學生一個特殊的任務,就是把現場散落在山頭的行李財物一一撿拾保管起來,臨走他特別叮囑王淑珍,要做到一件都不能遺失。

接下來的援救在更多干部群眾及其后趕到的公安、武警、解放軍、醫療等人員的共同參與下,進展速度加快。到下午五點多,20名傷員被全部轉移到平定小學內,搶先進行簡單救治。

當時的平定小學除了幾間簡陋的教室,只有三間辦公室。史生榮看到,由于擁擠,一些重傷員得不到很好的照顧,就主動把6名受輕傷的臺胞領到自己家中休息。

在家中,史生榮才知道這些“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是臺灣人。他將客人們安排到炕上,然后囑托妻子范玉蘭說:“你趕緊去做點飯,人家是遠地方來的人。”就這樣,范玉蘭用家里最好的白面和清油,按山里人招呼親戚的方式為這些臺胞做了一頓飯。等飯做好端上炕,史生榮發現臺胞們都睡著了,他又一個一個叫醒他們起來吃飯。

幾年后,當這6位臺胞之一的鄭銘家在接受香港《明報》采訪時說,事發后,現場狀況十分紊亂。在他的印象中,平定小學校長史生榮當時曾帶領著師生施救,不顧生命危險,此舉至今令他十分感動。

吃完飯沒過多久,史生榮又被其他前來救援的人叫去帶路。等他回到家中,這些臺胞和其他傷員已經被送往蘭州進行緊急救助了。他聽說,臨走時,有幾位臺胞還大聲地叫著“史校長!”“史校長在嗎?”“史校長……”

一個月后史生榮接到臺胞康復的消息,而再見鄭銘家卻是在6年之后。

臺胞回來了,帶著感恩的心和情深義重的援助

史生德在1998年的筆記里這樣寫。

事過六年之后的今天,又得到臺灣同胞的大力幫助,在平定重建校園。

今天,我和眾位鄉親一樣十分高興,臺灣同胞千里迢迢、不遠萬里來到平定,從臺灣到定西,毫不猶豫地拿出幾十萬元,以實際行動來表達自己對我們的真情實意,我們表示萬分的感謝!

關于當時臺胞來定捐款的情況,《定西報》1998年5月11日一篇題為《五十萬元表真情》的稿件這樣寫道:

鄭銘家等幸存者后在蘭州軍區總醫院精心治療下傷愈回臺。然而5年多來,一直令他夢魂牽繞、難以忘卻的是曾救助過他們的那貧困地區的師生、純樸善良的群眾;時常歷歷在目的是那所破舊的山區學校。他的心中,始終有一個愿望就是要再去定西看看,盡點自己的微薄之力……今年4月25日終于來到了定西。站在當年飛機墜毀的現場,他感慨萬千。來到平定小學,他緊握師生的手不放;而當他來到史生榮家,再次坐到土炕上時,不由得淚水縱橫。鄭銘家不僅將自家多年積蓄的50萬元捐了建校,還給每位學生買了一本《新華字典》,每位教師一本《現代漢語詞典》……

在4月25日的捐款儀式上,鄭銘家激動地說:“第一次我來這里,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是師生和群眾給了我熱情的救助和關懷;這次專程來是為表達我心中真誠的謝意,這片人間真情,我永生永世難以忘懷……”

最終,大家決定用臺胞們捐獻的這50萬元為平定小學修一座教學樓,大樓就以鄭銘家先生父親的名字命名——“再傳樓”。

史生德在珍藏的一張平定小學平面圖紙的背面,寫下這樣一段話。

他們以五十萬元來表達自己的真情實意,在平定修建教學樓,為下一代孩子創造了一個新的環境及學習條件,讓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當地群眾高尚的思想品質和社會情操,在下一代孩子的心靈中播下更新的種子,讓那種子開花結果,一代傳一代,傳一代,再傳,再傳,傳至未來的明天,讓明天的陽光更燦爛,明天的花朵更鮮艷。

1999年12月,教學樓竣工,成為當時白碌方圓百里內最漂亮、最洋氣的建筑。

如今當你在蔣家灣山頂面東而立,你會看到這樣的景象。腳下不遠處的山溝里,十多個農家小院在各色田地簇擁下錯落而置,構成一派祥和的田園風景;院落旁停放的汽車、新式農機和山腰處高高聳立的輸電鐵塔,如一個個低沉或高亢的音符,為這風景奏出新時代的激昂旋律;但是無論時代如何前進,社會狀況如何發展變遷,在平定岔人心中,只有默默矗立在山溝口平定小學院內那棟修建于20年前、如今已經“退休了”的教學樓,才是這片風景真正的主角。

采訪當天,我們在鄉親們熱情帶領下走進平定岔小學。

校門口兩行側柏樹蒼翠欲滴。這是二十年前,學校教學樓竣工時白碌鄉政府專門派人從華家嶺林場買來的,當年一人高的側柏樹苗,現今已是亭亭如蓋。

在校園中心國旗臺側面,立有一塊教學樓落成紀念碑,碑陽書寫著七個字“常留愛心在隴原”,碑陰則是對教學樓的緣起與興建作了一個大體的描述。

打開教學樓大門,早已不見山鄉學童的身影,一切都被時間的灰燼輕輕塵封,但是教室墻上張貼的舊宣傳畫以及黑板上未曾擦去的粉筆筆跡,依舊讓人感覺平定小學昔日教學生活的平和與美好。教室一角印有“臺灣鄭銘家先生贈”字樣的課桌,更是向我們見證了當年流淌于臺灣新竹與甘肅定西人民心間的那股股暖流曾在這里融匯蕩漾。

是中華傳統美德,讓一場災難化作一曲蕩氣回腸的人間大愛之歌

走出校園,我們的話題又回到那次空難。

這次空難,機組人員7人中5人遇難。

史生德說,發現飛行員遺體的時候,他的一只手握著一只手套,另一只手緊握著一把剪刀,駕駛臺下的所有線路都被剪斷了。飛機油箱里的油在飛機墜毀前全部排空。

史生德還交代了一個細節,說后來趕到的當時武漢航空公司的一位領導說,“老蔣和你們定西有緣,曾經多次在定西執行過播草籽、灑農藥、人工降雨的飛行任務。”

而飛機最后墜毀的地方,正好也叫蔣家灣,史生德補充說。

遇難飛行員及機組人員姓名,在記者發稿時沒有找到,但是關于“播草籽、灑農藥、人工降雨的飛行任務”的事實,記者在網上一篇采訪原武漢航空公司總經理程耀坤的文章里得到印證。

文章中寫,當時記者問,在開通武漢到恩施航線以前,你們的日子肯定很難過吧?給人家灑農藥這種活你們都干?

程耀坤回答,很難。灑農藥、人工降雨、空中旅游……我們都干。雖然飛機比較老舊,我們當時做的比較靈活,認真做好各項工作。

據鄉親講,按照當地風俗,這些空難遇難者的遺體必須要在天亮前運到村外的大路上,以便他們的靈魂能找到回家的路,而不是迷失在黃土高原的莽莽荒野中。

于是,在運走幸存的傷員之后,平定岔人又開始了另一場人道主義救援。

關于這段救援,一篇刊發于《定西報》1992年10月30日題為《空難中方顯民兵本色》的通訊里這樣寫:

把遺體從現場搬運到公路邊上,要在又陡又滑的山坡小道上徒步行走4公里……為了將外賓遺體順利地送往蘭州,連長史生華又帶領剛剛搬完遺體的8名民兵,護送外賓遺體前往蘭州,這8名民兵有一天一夜的時間沒有吃東西了,這種不怕疲勞,連續作戰的頑強作風被地方領導和當地群眾傳為佳話。

至今,史生德還珍藏著當年白碌鄉黨委、政府在空難救援之后頒發給他的榮譽證書。關于空難救援過程固然令他難忘,但最令他刻骨銘心的仍然是臺胞援建平定小學教學樓落成剪彩典禮舉行的那一天。

他在筆記的結尾這樣寫:

在“108”空難中我們發揚了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我們以救死扶傷的人道主義精神……贏得了臺灣同胞的高度評價和大力支持幫助,這對兩岸人民的友誼增添了更好的光彩,為祖國的統一大業起了一定作用,最后祝我們的友誼萬古長青。

責任編輯:戴雯
熱點新聞
推薦視頻
關注我們
精彩圖片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定西日報社 主辦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120180007
網站備案號:隴ICP備18000672號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區建設大廈綜合樓A 1區三樓
甘公網安備 62110202000008號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關注我們
甘肃快3 什邡市 | 高陵县 | 辉南县 | 左贡县 | 化州市 | 清徐县 | 桑日县 | 安西县 | 乃东县 | 关岭 | 靖江市 | 长乐市 | 连城县 | 桐乡市 | 原阳县 | 通海县 | 攀枝花市 | 浦江县 | 阜平县 | 元阳县 | 齐河县 | 天镇县 | 托里县 | 扎兰屯市 | 尉氏县 | 阿图什市 | 乌拉特中旗 | 政和县 | 永吉县 | 曲阳县 | 扎囊县 | 宾阳县 | 龙州县 | 家居 | 富蕴县 | 棋牌 | 皮山县 | 囊谦县 | 宣武区 | 开江县 | 页游 | 南华县 | 习水县 | 剑川县 | 徐汇区 | 肥西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奉节县 | 宝丰县 | 姚安县 | 濮阳县 | 长岭县 | 鄄城县 | 巴林右旗 | 芦山县 | 抚州市 | 读书 | 晋州市 | 萨迦县 | 嘉荫县 | 岑溪市 | 肃北 | 宁乡县 | 宁城县 | 闽清县 | 西华县 | 响水县 | 通榆县 | 天镇县 | 申扎县 | 连州市 | 思南县 | 凤翔县 | 方城县 | 永清县 | 通海县 | 东海县 | 昂仁县 | 资讯 | 桦南县 | 上高县 | 庆元县 | 磐石市 | 灵武市 | 丽江市 | 龙门县 | 金堂县 | 镇赉县 | 尉犁县 | 阳西县 | 襄樊市 | 辽阳县 | 新绛县 | 渝北区 | 巴东县 | 武功县 | 鞍山市 | 梅州市 | 班戈县 | 榆中县 | 贺兰县 | 芦山县 | 贵德县 | 攀枝花市 | 简阳市 | 临夏市 | 京山县 | 永济市 | 新营市 | 阳山县 | 襄垣县 | 津市市 | 恩平市 | 扎囊县 | 米泉市 | 蓝山县 | 襄汾县 | 荣昌县 | 五河县 | 岑溪市 | 原平市 | 黄大仙区 | 遵义市 | 玉田县 | 汝阳县 | 广西 | 深州市 | 广州市 | 福泉市 | 通渭县 | 怀柔区 | 西吉县 | 攀枝花市 | 遂溪县 | 五指山市 | 林芝县 | 治县。 | 宿松县 | 浮山县 | 汉中市 | 德清县 | 石棉县 | 敦化市 | 富顺县 | 白朗县 | 山西省 | 阿荣旗 | 晋中市 | 西青区 | 博湖县 | 安岳县 | 全州县 | 夏津县 | 清徐县 | 贺州市 | 翁牛特旗 | 鄱阳县 | 普兰县 | 鄂尔多斯市 | 新平 | 唐山市 | 和平县 | 衡水市 | 汉川市 | 蒙自县 | 奇台县 | 城步 | 夹江县 | 监利县 | 龙井市 | 游戏 | 柳州市 | 蕲春县 | 石家庄市 | 丽江市 | 东莞市 | 顺平县 | 涟源市 | 白河县 | 曲沃县 | 定远县 | 昭觉县 | 绥江县 | 琼结县 | 岳池县 | 武汉市 | 鹿邑县 | 枣阳市 | 仙居县 | 海淀区 | 海口市 | 海兴县 | 龙门县 | 兴国县 | 海盐县 | 普兰县 | 克什克腾旗 | 石棉县 | 革吉县 | 巨鹿县 | 利辛县 | 获嘉县 | 石门县 | 隆昌县 | 紫金县 | 花垣县 | 曲阜市 | 横峰县 | 肃宁县 | 剑阁县 | 丹东市 | 南充市 | 青海省 | 浦江县 | 若尔盖县 | 二连浩特市 | 开远市 | 张家口市 | 邵武市 | 辰溪县 | 株洲县 | 安阳县 | 上犹县 | 永新县 | 固安县 | 绥江县 | 保靖县 | 鹤岗市 | 渝中区 | 分宜县 | 剑河县 | 阜城县 | 鄂州市 | 类乌齐县 | 岱山县 | 理塘县 | 沾益县 | 九龙城区 | 苏尼特右旗 | 鱼台县 | 泸溪县 | 叙永县 | 闽清县 | 永靖县 | 株洲县 | 麻城市 | 南阳市 | 贵德县 | 宣化县 | 新乡市 | 阿拉尔市 |